左江楼小说网
http://www.zczsjc.com

强奸性感女郎

我跟踪这个臭婊子已经有几日了,留意到她的衣着非常暴露﹗她好像慌怕没有男人看见似的﹗总是毫无忌惮的:常常着上一袭吊带式的超低胸短裙,往往可以很容易就瞧见她那窄而深深的乳沟﹗而她穿起那些紧身长袖的露肩弹性T恤,尤其惹火﹗阔大的领口,贴到那几乎跳弹出来的丰满巨乳上面,大半截的雪白酥胸、玉圆的肩膊、半袒露的汹涌大波﹗这一字膞极之淫贱的衣着,她穿起来实在使我看得性亢奋异常﹗再加上她娟美又淫荡有若日本AV女郎的面孔、模特儿的魔鬼身材....真使我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故此,我决定今夜要将她狠狠地强奸,用我强硬的阴茎塞入她那细小的樱桃嘴里﹗嘿﹗嘿﹗看着瞧吧﹗

当然﹗我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她住在那里,何时回家我是最清楚不过的。最要命的是:她竟然单身独居,而且住处偏僻、人烟稀少......﹗哈﹗哈﹗我的侵犯行动就方便许多了,那时我要怎样来摧残这个淫娃也可以了﹗

现在﹗先来形容我强奸弱质女流最喜欢的打扮吧﹗我下身会穿上好像单车裤一样的黑色紧身弹性长裤,阳茎位置处开了一条暗缝,强奸的时候,就抽出一早带好的避孕套的巨肠出来就行了,很多纤纤的少女,被我纵身一擒,来不及有任何反抗,就给我强闯进入了窄窄的阴道了﹗你说快不快﹗嘿﹗嘿﹗够瞧吧﹗

我上身会着了黑色的窄身长袖弹性恤衫,两条衫袖卷起到我肌肉起 的手臂上面,竖起了衫领,前面恤衫的钮当然一颗也不扣,祗将两旁的衫角交叉打上个蝴蝶结﹗这样﹗裸露出来的(V)形部份,就是令很多女性为之着迷倾到的坚实胸肌了,这种装扮有型兼威猛﹗

直到现时为止,给我奸淫的女人,没有一个知道我的卢山真面目,你说她们可不可悲﹗哈﹗哈﹗哈﹗哈﹗因为我每次强奸作案的时候,一定会幪面﹗我会先在头上套了一个极之薄而又非常紧贴面部的黑色面罩,俗称魔鬼罩﹗就好像赛车手所带的保护面罩一样,只会露出眼睛和嘴的部份,其实已经叫人看不真我的面貌了﹗但我仍会再带上飞虎队所用的黑色冷帽,这时我只会露出一对很淫邪的双眼出来,这种双重幪面方式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最喜欢幪上漆黑的冷帽,它使我看来冷酷无情,使女人惊栗﹗但冷帽通常很松,好容易给我虐奸中的贱女人在挣扎的时候扯脱,所以里面就再套实了魔鬼面罩,这样就很安全了﹗况且我在冷帽的颈部后面打了死结,就更加没那幺容易松脱了,可说是万无一失﹗强奸起来就可以无任何忌惮﹗摧花也可以为所欲为、得心应手了﹗嘻﹗嘻﹗

我当然不会留下其它的犯罪证据,我会带着薄如蝉翼的黑色手套,这种手套好处是不会留下指纹,但触觉十分良好,当我抚摸着在我淫暴之下的发抖的巨乳时,些儿也没有丝亳阻隔的感觉﹗而在冷帽的口部,也经过我悉心的改良:一方面可以改变声线,另一方面:口部有一条暗缝,当我想要强吻那些贱女人的面颊、或者是啜着乳头的蓓蕾、又或是狠狠咬她们的双股时候,我只要向冷帽口缝轻拉﹗我的狼嘴就可以和她们亲密接触了﹗嘿﹗嘿﹗

我的幪面奸魔形象,已经完全描绘出来了,是不是很帅﹗很棒﹗总结多次强奸经验所得:大部份女流之辈见到我的打份就是连反抗也不敢﹗如果再加上我藏在靴下的利刃所威迫,多会自动献身啊﹗不过我很少用刀指吓,因为我很喜欢她们反抗及挣扎,我就会像麻鹰捉鸡仔那样,慢慢和她们玩个够本﹗我会用拳头及巴掌,将那些臭婊子打得死去活来,慢慢折磨﹗之后当然将她们强奸了﹗写到这里,也不禁为自己完美的强奸摧花手法一再狞笑着﹗

好了,废话少讲﹗在半夜的时份,我潜入她住所的后巷﹗我知道她今晚在的士高工作,差不多半夜两点的时份,就会搭计程车回来。两点半的时候,猎物很快就出现我的眼前,这晚她又着上一套紧身的露肩黑色T恤,那领口照例低低的拉到贴着在高昂的酥胸上﹗她的下身是一条崩紧得起了褶痕的超短迷你黑裙﹗真是好一个淫娃﹗我不将她连环奸屌,也不算是甚幺色魔了﹗

她入了屋放下手袋,到睡房时,刚开了灯,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攀入了她的住处,离她的背部不够两呎﹗这条衰女,还没有警觉,这时候不下手还待何时﹖于是我暴喝一声:「淫娃﹗」一个飞身,从后扑向她,瞬眼间,两个黑沉沉衣着的狗男女便一起砰然地跌落在柔软的睡床上面,她突然给我推倒落床,当堂惊呼数声,还不知发生甚幺事﹗

我先站起来,让她有机会掉转身子,看清她眼前的境况:一个冷帽幪头、眼露淫秽之光,胸膛黝黑而结实的巨汉正俯身在她的面前,看得出她非常惊慌,背撑双手不断慢慢后移,声音也打震地道:「你...你..是...是谁..想..想..怎..怎..样﹗」

我见她惊到口窒,讲说话也软弱无力,当然不会放过大好良机﹗我一手好粗暴地将她的紧身衣的 大领口拉下﹗猛扯﹗「嘶」的一声,那件衫就给我扯烂了小许,她一边的大乳房竟然急不及待地冲了出来,哗﹗这个时候我舐了舐几乎流了出来的唾液﹗咭﹗咭﹗露出在黑面罩外的双眼也尽发邪淫﹗手无搏鸡之力的弱女看见我这个模样当然愈加惊恐﹗

我用很贱格的声音阴骘地道:「嘿﹗嘿﹗做什幺﹖你看我这款的打扮﹗这个样子,你说我打后会怎样﹖嘿﹗嘿﹗你不是还不晓得吧﹖白痴﹗」

我边说边用左手不断拉下她那件阔到不可以再阔的大领衫口,同时,又扯高她那条短到不可以再短的迷你小裙子﹗哗﹗这样性感暴露,真令好多男人都不能压止澎湃的兽性呢﹗何况是我这样的淫魔﹗我这个时候真是兽性大发也﹗她给人侵犯是迟早的事,问题是小儿科与大制作吧﹗但由我来奸她,就一定唔不会是小的了﹗嘻﹗嘻﹗

由于这个蠢货,终于知到我想把她强奸,所以激烈地不停的反抗,我右手就在左手做着侵犯性行为的时候,在她粉面上打了十几个耳光,打得她的脸上五指红痕泛现﹗(我初时留着点力儿,不想打肿她的脸,我当然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但如果把她打得像猪头样子,那有心情狂奸她﹖),此时两手各有所忙,我的嘴除了不断发出淫声浪语之外,就如雨点般疯狂吻落她左闪右避的脸庞上,她仍然不断发狂叫喊,手脚乱蹬乱摆﹗我在她强烈反抗之下,虐待狂完全暴起﹗

我大喝:「臭货﹗反抗吗﹖还不打够﹖贱菜﹗」

随讲随用右手左右开弓掴了她十巴大掌,也不理会她是否脸肿了﹗

「操你老娘的﹗臭奶﹗」

我淫欲大起时,就最喜大吐粗言﹗真是说得很爽﹗给我凌辱中的女人听到,也惊上三分﹗我右手又接二连三地拳打在她肚腹上,她当场惨喊数声,整个人软瘫了﹗这回还不给我乖乖吗﹖

「嘿﹗嘿﹗贱人,不知死活,再反抗就打到你的脸唏哩巴烂﹖」

一边讲,一边将这条死蛇一般的贱种的上衣拉下腰的位置,(为何不除去她的衣服﹖因为这是强奸,当然要弄到她衣衫不整,才能使我的阴茎兴奋啊﹗)

她两个大乳同时露了出来,挺得又圆又大,看得我眼也突了,自从强奸女人以来,最好怕也是这件骚货吧﹖事不宜迟﹗不用客气﹗就趁她病取她贞洁吧﹗我嘴里呵﹗呵﹗呵﹗淫唱三声,双手鹰爪齐降巨乳,大力一搓一扭,她又即时大作鬼喊,未几好像呻似的,她身躯震了几震,还想反抗,我这时候欲兽毕呈,良知尽抹﹗我用膝头狂顶她下阴,她今云真是痛得连声都不能哼出半句了﹗「死臭货﹗不要再跟我拚了﹗不然﹗我就奸到你天光为止﹗插爆你个下阴,再划花你的美美面儿﹗看看你以后怎样见男人﹖听不听到﹗你这个暴露的婊子!」

她给我恐吓到不知打算,身子任我摆布﹗我心想真要将她奸玩到天光呢﹗呵﹗呵﹗呵﹗呵﹗呵﹗嘿﹗嘿﹗嘿﹗今云一定要和她做足性交全套﹗嘻嘻嘻嘻﹗﹗

奸女首击------口交

我好粗暴兼且毫无人性地将她那把柔柔秀发拉高,她即刻娇痛连声,成个头连着上半身给我扯了起来,之后我在床上拖她滚落了地毡上。

「跪着﹗臭猪﹗贱货﹗」我暴喝连声﹗整间房子也为之震动﹗她这时那敢不从,死气地「噗」一声跪在地毡上,说时迟那时快,我左右一拉裤缝,那条硬了好久的大肉棒,好似一支长芧兵刃般突了出来,她见到我那七寸长的大铁枝,看得也傻楞了﹗我刻意将话儿贴着她面上磨擦了一阵子,又在她眼前左幌右摇,作示威的模样。

「我的小弟弟是不是十分劲﹖很长﹖猪箩﹗出点声儿呀﹖哑了不成﹖臭婊子﹗」我大力拉扯她的所谓长长秀发,她痛得只能呻吟,眼泪也哭出来﹗

我继续很得意地说:「哭也是没用的﹗我这条阴茎是不是很长很厉害﹗快答﹗」。

她给我迫得只有点头称是,我跟着好淫地笑:「好劲是吗﹖一阵就有得你乐了﹗臭货﹗嘿﹗嘿﹗」

「先来吻我的肉棒!你这条臭猪﹗」我边说边拉她的头发,将她的唇迫贴着我高高举起的话儿。

「 过嘴来吧﹗听不听到我说﹗」我威严地命令她。我用两支手指将她娇小的耳 向下猛扯,痛得她立将小嘴吻上话儿几口。

我见她像条死狗那样,兽性当然大起,我强奸女人甚少要她们口交的,因为始终不是自己的女人,如果她发狠起来﹗咬上了一口,那幺就乖乖不得了﹗要那些贱种驯如绵羊地含肠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一是用刀指吓她的面儿,一是用她们最要紧的来作威胁﹗有一回我强奸住家大波少妇,一手 着她BB的小颈,一手拿着自已的硬肠送入她口里,并且大喝:「乖乖给含好,如果不听好的话,小BB就没命了﹗」

这时被我正在凌虐中的臭婊子,果真也是纯过绵羊,我要她怎样都可以﹗

「给我好好地含着大肉肠,知不知,臭货﹗不要再挣扎玩花样了﹗」

我好得意地道,最后大喝:「张大你的狗口、快来含着﹗看你这个臭样﹗多贱﹗」

我左手揘着她的两颊,用右手从她脑后扯下她的长发,使她下颚仰高﹗

「张大个口﹗再不听话,我将你的头发扯脱﹗让你做尼姑﹗哈﹗哈﹗哈﹗」。

我待她的口部对着我的下体时,我就长棒一挺﹗直破朱唇﹗我迫她整条吞尽,她本欲挣扎不想口交,我那会给她便宜﹖一手狂扯软发,痛得她的小口大大张开,我不遑多让,引茎再上,直插深喉﹗我不断要她一吞一吐,条肠在她湿濡的口中,感到无比的极度快欲﹗我连声放肆地淫笑﹗呵﹗呵﹗呵﹗呀﹗呀﹗呀﹗我双手捧着她的头一前一后摇动,实在非常舒服﹗就像在阴道里面一样,你说正不正﹖乐不乐﹖

「含好些﹗臭猪﹗是不是想给我打﹖」

「舌头会不会舐﹗死了吗﹖」

「好不好味﹗我这条巨蕉﹗哈﹗哈﹗」

「你这个姣样,平时又穿这幺暴露,实在引死我了﹗我看到你的低胸衣着就好想即刻扯脱下来,我想屌奸你很久了﹗今晚就给我尽情品尝吧!」

她一边含,我就一面说淫话,又发出阵阵阴骘骘的邪笑,透过幪面套的矶笑声传入到我的耳里,就愈发性冲动﹗我要她和我含足十分钟,她现在驯服到好似一支猫。我玩含大肠也玩到厌了,就一手粗暴地推开她,将我条湿湿的棒子抽出来﹗你以为我就这样放过她吗﹖哈﹗哈﹗我现在要做入套准备,为了防止她在我带套的时候回气反抗,我一拳挥在她肚子上,她痛得像痉挛的样子﹗真是一点反抗馀地地没有﹗我冷眼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里一阵奸笑,心想往后还有你好受呢﹗

奸女二击------肛奸

我朝着她面上慢慢带上避孕套,然后同她玩第二种性交花式,条女望着我,盘算我下一步会怎样,我看她呆若木鸡,当然要她有点反应,我人性全无地重重刮了她大大的耳光,又用力揘着两个大乳搓来揉去,她当堂有了反应,不过是痛苦的反应﹗我看她这样惨况,我的反应更大,条巨炮高高竖起﹗我来一个饿狼式的飞擒大咬,左手 波,右手扯发,又一头撞入她深如巨峡的乳沟里,我拉开面套 口缝用咀含着她右边的乳头,

然后又将条大炮放入她的小口,插了大约两分钟才放过她,取出阳具后抽住她的长发(长发给我来折磨真是非常就手),我见床侧有块入墙大镜,又心生狂虐之威﹗一扯一扭,她整个人给我拉高后,我一手猛推她跌下床上,我即刻掉转她身子,令她俯下身,抓着她一双瘦长的美腿,向自己下身一拖,双手将她那条富有弹性的迷你裙左右一撕一扯,那条薄薄的小裙就给「斯」一声我撕裂,那小小丝质内裤暴现我的眼前,我大声说:「还有阻碍吗﹖」一手狂撕,三角裤烂了﹗这几下暴力的动作,除了显示我手力惊人之外,还可以看到我极到野狼凶兽的本色,这个时候她两个圆圆白白的双股立刻递送到我巨肠之下,她的股罅很深,看得我整个人都疯了﹗

我大声喝道:「蹲低身﹗翘高屁股,个头对住块镜﹗」

「对﹗好像母狗一样﹗」

她很听话,我好满意地将条炮贴住她的股罅磨前磨后,好像锯本似的,条臭菜一心以为我会奸她的阴部,谁不知我另发淫招,喜欢肛奸﹗磨完条大肠后,我好凶狠地用口咬住她的股肉,痛得她又大叫起来我的牙齿当然做了手脚,不会留下手尾。咬完左股嚼右股﹗看到她被我狼咬的鲜红牙印,我兴奋到几乎晕了,我再也不能自制﹗

突然起身暴喝:「屌你个臭股﹗」

「哈﹗哈﹗哈﹗哈﹗望着镜子﹗看我怎样肛奸你吧﹗臭货﹗」

我用条长长的阴茎从她的股罅破入肛门,我突然感到有一点阻滞,因为那里很窄,十分难入,肯定她未曾给人试过吧!,我当然唔会放弃,仲更加之兴奋﹗条肠硬过铁枝,墙都会给我撞穿,何妨区区娇脆的肉躯﹖

我再大喝「屌爆你个屁股﹗」

无情地猛力向前一推,即刻巨车入隧,畅通无阻﹗她当然给我弄得痛苦异常,即时大声惨呼,可谓震天价响﹗可惜这里没有其它人听到她的惨叫呢﹗她的巨喊声令到我振奋到了极点。

「叫啦﹗用力大喊也没有人可以救你的﹗贱种﹗」

哈﹗强奸就是这样好﹗普通的做爱那有这种快感,一定要有征服感和性虐待才叫做过瘾,如果是真正的男人都应该好像我这样﹗不要使那些女人以为自己很能干,下一次我就会再拿件女强人来强奸﹗

「怎样呀﹖狗样﹗屁股是不是给我撞得非常痛﹖」我见她痛到垂下头在呻吟,就在她后脑上扯其长发,使她看到镜子﹗看到自己怎样受着一个幪面的色魔大汉所折磨、强奸﹗

「我叫你看着镜﹗听了没有﹗快快看我怎样操你﹗如何屌你屁股﹗嘿﹗嘿﹗」干了一会儿,我将她的身子与长镜作平衡线,我索性也跪在床上﹗我重新将大木杉插回那股桩之内,一边侧着头看着大镜,

镜中反映着的:

是一个幪着冷帽,一身紧身黑衣,趟开的胸膛肌肉 结的壮汉,整个头部包藏在黑色之内,惟一露出来的部份,就是两颗焯焯淫火猛烈燃烧的眼神,带着黑手套的双手正揘着衣着碎裂片片的美女寸腰,黑色的窄裤胯下,一条巨肠正无情地往女郎的股罅一抽一送,黑衣幪面人不时发出舒畅极了的呵﹗呵淫唱之声﹗

我当然知道镜子里做着这般丧尽天良的坏事就是自已,但我边干边瞧镜子,就好像看着四级淫片一样,实在带着无比的兴奋与刺激,

「女人的屁股我不是每个都入的,你个股这样美我才干呀,益了你吧﹗狗种﹗」

「你个股很好奸,是不是丢了粪啊﹗嘻﹗嘻﹗」我的说话真是令自己也听得贱格非常,但是我小弟弟就听到亢奋异常呢,不休的插个不亦乐乎﹗

我慢火煎鱼式的用条硬枝折磨了她的肛门很久,大约也有十分钟,有时停一停,歇一歇﹗不过我两双手就没有闲着,不断绕过背后向她双 尽搓,弄得她杀猪之声不绝于耳。

奸女三击------后奸

「嘿﹗嘿﹗现在才奸你的阴部吧,不过是在后面入罗﹗嘻﹗嘻﹗」

我将条插到红红的肉捧从她的股罅狠狠抽出,不给她回气喘息的机会,随即一手向下摸正她的阴道,迅速地将那支红肠再度撞入去﹗她的阴穴不十分狭窄,当然是给人屌过,这时我奸淫她,没有淫水流出作润滑作用,一时也不容易弄入,和先前肛交般困难。

我狂喝一声:「屌你﹗」

用条强硬不倒的巨炮不断向前冲杀,不消数回﹗就给我长驱直进,那种深入的感觉真是畅快无凭,这个女人给我进入的时候,成身发震,大声咁叫﹗

「痛吗﹗尽情苦叫啊﹗呵﹗呵﹗叫呀﹗呵﹗呵﹗」

她越叫痛,我就「呵」一声、劲插功抽,越插越大力,越讲越多淫话,这刻我整个人站回地上,身躯挺直,用老汉推车式,双手揘到她的蛇腰很实,好像锄地一样,呵一声﹗锄一下﹗呀一声﹗抽一下﹗又前又后﹗又左又右﹗

「怎样呀﹖是不是给我锄得很痛﹗哈﹗哈﹗」

我十分"关怀"她,突然在窄窄的阴道抽出条肠出来,让她以为我给她休息一会儿,谁不知我突然又重重插入﹗哈﹗哈﹗如是者十多次,她真给我玩残了,她的阴道还不给我愈弄愈宽吗﹖虽然她不是处女,但阴道也不是很阔,可不要暴殄天物啊﹗哈﹗哈﹗

奸女四击------前奸

好了﹗正本戏上场了﹗在她后阴狎玩了十来分钟,我的兴奋程度已经差不多到了极点﹗我好大力抽条湿棒出来,然后反转条死鱼一般的贱种,暴力地将她整个人拖落块地毡上面﹗她这刻一点力也没有,可谓气若柔丝,泪也乾了﹗看到她这样,我的征服欲与虐待欲又完全回来了﹗你说我是不是灭绝良知﹗我用扑水式泰山压顶压着她整身躯,与她紧贴,我拉下口缝,立刻强吻她的性感的嘴巴,她还下意识想回避,但我条长 已经顶入她双唇之间,撩来撩去。

我模模糊糊一边强吻一边说:「同我舌玩吧﹗淫娃﹗」

她当然没有和我舌来舌往,我又不是她的亲密男友,

我好温柔在她耳边倾诉:

「其实我一看见你就很喜欢你了﹗你想想﹗不妨做我的女友吧﹗好不好﹗我最锺意你这种既性感又放荡的姣货﹗」

我想她会听到打冷震﹗

哈﹗哈﹗哈﹗哈﹗

吻完她的粉面,又低头连啜她两个大波,含完又啜,吻完又含﹗少不了啜些奶儿吧﹗嘿﹗嘿﹗

之后我拉好冷帽面罩,当然不会给她看到我的嘴。

我现在露出在幪面套外的一双眼睛,由先前极度淫猥的眼神,已不知不觉变成冷血饿狼的目光。因为这时是我要出火的时间了﹗通常这都是最疯狂的。她见到我冷酷无情的侵犯目光,忍不住打了多个冷震﹗

由于玩了这件女人也有两个钟头,条肠充血很久,忍不住也流了些精液出来,我知道真是解决这条贱女,于是我突然爬起身跪着,双手将她的大脾张开,又用右手失惊无神地赏了她十多个耳光﹗

「既然你不想作我的女友,那幺我也不用和你客气﹗嘿﹗嘿﹗」

「张开大腿﹗臭货﹗」我巨喊暴叫﹗

见到她那条所馀无几的裙布竟然刚巧遮盖下阴,我不由分说,一手狂撕,阴洞乍现,条玉肠当堂硬如金石,我来一招冲击射球兼大喝:「射屌死你﹗臭婊﹗」

一矢中的﹗

条女痛到飞起,让我屌了这幺久﹗还有气力大呼小喊,真是令我佩服,又令我更加蓬勃啊﹗我现在再不是慢动作,我的巨肠一入了阴里,就好像充了电似的,先来狂抽廿馀下,跟着越屌越劲,越送越快,狂抽狂插﹗两支龙爪手又狂 狂按她的弹乳,她不断发出悲鸣与呻吟﹗我的官能刺激去得到尽,好兴奋,整条腰弹上弹落﹗我像疯了一般,又插又说:

「怎样﹗是不是很劲﹗臭货﹗从来不曾给人这样奸吧﹗操你很痛啊﹖是不是很憎我﹖臭奶﹗」

「憎我是没有用的﹗我奸了你﹗你也不知我是谁﹖报警与报复也不能﹖就这样一世也留着给我强奸的疤痕啊﹗哈﹗哈﹗呵﹗呵﹗我插﹗哈﹗哈﹗呵﹗呵﹗」

「怎样﹖很想知我是谁吧﹗你可以扯脱我的面罩啊,对﹗扯吧﹗敢不敢﹖扯吧﹖呵﹗呵﹗呵﹗呵﹗」

我当然知她不敢,就算她真的这样做,祗能扯脱我外面的幪面套,但仍不能见到我的真面目,那时候我就会给她打到半死﹗嘿﹗嘿﹗

「你倘若敢扯脱的我面套,我奸完你就用刀插死你﹗贱种﹗」

「扯吧﹗臭货﹗敢不敢﹖哈﹗哈﹗呵﹗呵﹗我插﹗哈﹗哈﹗呵﹗呵﹗」

她当然不敢,我讲了这幺多说话,又尽力狂奸,真是去到最激,又狂插了几分钟,跟着感到一道暖流从话儿里猛烈地喷出,喷一下,高潮就来一下,我精液特多,足足喷了半分钟﹗高潮真个是此起彼伏,避孕套里面全部都是精液﹗射完精之后,我继续抽送十馀下才放过这条给我玩弄到像死鱼的女人,我看见她整个人软绵绵,全身乏力,就非常满意。我入浴室洗净那条浸淫在精液之下的玉肠,并且也要回一回气啊﹗

以防万一,我用一条弹性绳子捆绑着这个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贱货,入了浴室,条肠开始软下来,当然﹗我不会就此一炮玩完﹗

这阵子我奸魔奸女奸得满城风雨,女人提起我幪面色魔就会提心吊胆,我最近奸了十多个女人,每次也警告她们不要报謷,但却有五个报了案,害得我被重案组通缉正紧,还有一个女督察说明一定要捉拿我归案,我听了觉得很好笑,这件警花我一定会屌了她,实行以警效尤﹗由于要避风头,最近也不敢出来作奸犯科,以住每周奸一件,现在祗能每个月奸一个,我性欲旺盛,又不喜欢叫鸡,我嫌没有刺激感,想条玉肠硬都很难,本来我刚新认识的女友很美,但她却守身如玉,我想:要来一次幪着了面,像强奸其他女人那样狠狠地将她屌了才行﹗。至于手淫就更加不会了﹗所以今晚有得奸当然要乐个够本,再看下集大结局吧﹗哈﹗哈﹗

奸女五击------吊奸

从浴室走出来,看见她像死了一般的晕了过去﹗娇躯横阵﹗

我走到她身旁,一手抽起她的软发,用力拉了她上床。

「你以为这样就完事了吗﹖那有这幺快﹖还有很多等着呢﹗」

我即刻向裤罅一扯,条肉肠一见靓女回愎精神,澎然地弹了出来,逐渐变得坚硬,我跳上床去,将她的腰夹在我两腿之间,我不等她有任何反应,又将微硬的大肠送入她的口里含﹗

「将我的巨肠再含回硬了,狗杂种﹗」

她当然不敢反抗,一下一下的含,我知道条肠又回复了作战状态,而我先前射精完后失去的兽性又再次返来了,嘿﹗嘿﹗嘿﹗嘿﹗

我按奈着暂时不屌她,我先解开捆着她的绳子,然后握着她那把长发很暴唳地拎她起身,她的头发几乎给我扯掉,我托起她下巴直视她已给我摧残了的面庞,阴险地笑道:

「和你玩另一些花式吧!不用你觉得这样沉闷﹗」

我将她的双手腕扎实,见到天花顶有铁枝衣杠,就将她整个人吊高,她给我强奸到周身软绵,站也站不稳,只靠一条绳拉直她的身子,我见到她这个残样和衣衫不整的衰相,就淫欲大增,我取出变态皮鞭出来,用慢动作好夸张地举高条鞭,当然﹗我下面的鞭也一早就举高了﹗咭﹗咭﹗

「臭妹﹗和你玩玩吧,好不好﹖」

她很绝望地望着我,用蚊般细声和我说:

「放过我吧!,我给你所有钱﹗」我听完狂笑:「放过你﹖钱我又要﹗人我也要﹗这就叫财色兼收,劫财劫色了﹗明白吗﹗待我玩残你、再屌爆你﹗之后我才走﹗」

我未说完,就一鞭好狠地抽落她身子上,她当然痛得呼喊大作﹗

我好兴奋狂叫:「这就叫做痛在你身、我就好很开心﹗哈﹗哈﹗哈﹗哈﹗」

又一鞭,她声嘶﹗我又加一鞭,她力歇﹗我不会打死或者打晕她,我适可而止打了十几鞭,我条鞭激到不能再忍了,又要找她出火﹗我拉高条绳,将她成个人吊高离开地面,高度差不多是我可以站着来干她的距离,这时她在半空摇来摇去,好像跹踿前后摇荡,她双手给吊着应该很痛楚,但我全无良知没有理会她,慢慢将个避孕套带入条肉肠里﹗

我暴喝:「奸屌死你﹗」

我用条支大枪瞄准她摇过来的阴窿,猛一插就给我入尽阴核﹗「痛吧!」我即时抱着她屁股,顺势抽起她双脚,当她双腿是手炳,前前后后推来推去,我个人站着不用移动,只是推她双脚,这样她的阴洞就在我的阴茎处入来出去,真是爽尽了﹗你说我是不是很禽兽﹗哈﹗哈﹗哈﹗

「怎样﹖贱货﹗我讲明要玩残你为止﹗」

我不断疯狂地抽插,速度加快到好像保时捷﹗她的手腕给我拉得血痕奔现,痛到成身抽搐,她的阴道收窄,夹得我条肠很紧,我几乎不能屌动﹗于是我就拔起我条硬枝,解开绳结,拦腰一抱,用力将她重重抛落床,然后我就飞身一压,她大气未及一喘,我就将条阴茎又插回阴道里,然后尽地一煲,猛插、系撞,我现在用尽生平气力系咁狂抽,只是发出男人最原始的叫声,这次高潮更劲,足足维持分几钟,真是精尽人亡﹗这条臭婊好像给我奸得晕了过去﹗

我就索性走入浴室洗净肠上粘满的精液,出来的时候还未软,我就伏在她乳沟之间,养精蓄锐。睡了一回,看钟快将五时了,我心想是时候走了,就来最后一次才放过这个贱人吧﹗

我欲意方兴,小弟弟像是知道,慢慢硬起来,我摇醒这条姣菜,在她耳边很淫贱地说:

「我就快走,不过还要干多次﹗小淫娃﹗给我吧﹗」

为了要她清醒些,我拖她入浴室,用冷水浇湿她全身,然之后湿立立地拖她走出大厅﹗

「是不是整成人也清醒了﹗荡妇﹗」

我命令她给我带上了避孕套子,她乖乖的照做﹗刚带完我就立即刻俯下身,摸着她两个大波,条肠迅间插入阴穴,当然由慢而快、时快时慢、弄到她的头两头摆,我发觉自己那条巨炮奸了整晚还很劲力,当然不会错过这样良好的状态,就来个连环的奸女四击吧﹗,奸完前阴奸后阴,反来覆去,不断将她的身子两头覆转,插几下后阴又送入她的肛门里狂屌,之后将在肛门里抽出来的巨肠无情地挤入她的口里﹗「食你自己的粪吧﹗臭货﹗哈﹗哈﹗哈﹗」

我另发淫招,在她口里取出阴茎出来,随手扯去避孕套,我要在她口里射精﹗因为今晚射了两次,这云应该少了很多精液,她的小口装得有馀﹗条肉肠对住口里狂插﹗招招深喉﹗她被我插得呼吸也有点困难呢﹗嘻﹗嘻﹗

我大声恐吓她:「我射精的时候,你好好地给我吞了,知道吗﹗臭货﹗漏了一滴我就用刀插死你﹗」

我狂抽到要射精的一煞那﹗即刻取条大肠出来,用手揘大她的口,我大声咁叫:「巨炮射精﹗」随即一条白液喷进她口腔中,我立刻又将条大肠插回她咀中,我留意有没有精液溜出,恐防留下证据﹗

于是大喝警告她:「同我吞精﹗舐净我的肉肠」

她好听话真的吞了所有精液,还舐得很好。我射完精后,在她的口里取出来,施施然收回裤内。现在我兽欲尽尝,很满意地说:「不错﹗早点这样﹗就不用受折磨了﹗嘿﹗嘿﹗」

说完就在她屋里大肆搜掠,取完钱后就大摇大摆在她面前说:

「我警告你不要报案,如果不听话,下次你会更惨﹗知不知道﹗贱种﹗还有,以后不要穿得这样暴露,撞正了我,最多给我奸了事﹗不幸运的话,遇正变态的,就没有小命了﹗」

我见她在我淫威之下,不断像支丧家犬点头,真是越骂越爽﹗我心想﹗这个骚货很好,她报不报案,我下次也要来奸她﹗最好就是要她口交,她温柔得没有抗拒﹗实在太好了﹗刚走出大门,条炮竟然又冲动起来﹗性兽又上了脑﹗

我走回屋里,她以为我走了,慢慢想站起来,

谁知黑衣幪面大汉的我又突然重现她眼前,

她满面的惊惧﹗

我大喝:「想报警﹖臭娃子﹗」

我带着黑手套的巨掌重重掴在她的粉面上。

顺势狂抽起她的披头散发,好像拾烂菜似的﹗只见她呻吟地断断续续地说:「不.不..是...是呀﹗」

「不是﹖我看你定是不见棺材不流眼泪吧﹗贱种﹗我现在不理会你是否想报警,待我先给你一点教训﹗嘿﹗嘿﹗」

我取出软鞭出来在她背上狂鞭,打得她声嘶气残﹗然后用我对黑皮靴踏住她的瘀脸,我低头暴喝:「以后还敢不敢﹗贱人﹗」她起势摇头﹗我好满意地淫笑,跟着慢慢反转她的身子,扯起她说:「既然不敢,就乖乖地给我含多一次﹗」我一路说一路取出条又硬了很久的大肠出来,这条贱菜今云主动张大个口,我就毫不客气地送入她口内﹗我抽住她后脑的散发前后移动,她竟然越啜越实,几乎使到我崩溃射精﹗

「想我快快玩完﹖那有这样容易!」我好大力地赏她一个耳光﹗她的脸儿早已给我打肿了,现在凌厉的一击,她哇一声痛呼滚在地毡上。我看见这种情形就很满意:「是了﹗给我打残吗﹖哈﹗哈﹗」

「还有得玩呀﹗」话未说完,我即刻擒在她背上,双手从后揘乳,条肠就对准个阴洞劲插而去﹗我揘到她的两个大波好像烂灯一样残之后,两支手随即抓着两把长发,好像拉马缰似的,我一边拉一边狂插﹗拉一下,她的头就给我扯起来,我肉肠向下插,她整个身子就向前俯下,我一拉她又痛,我一锄她又痛,真是上下其痛﹗真是开心到我爆了﹗痛快极了﹗

「看你以后的头发还敢不敢留这样长﹗嘻﹗嘻﹗」

策马扬鞭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屌她也真的屌得疲倦了﹗当我发完了残馀的兽欲之后,我的良知就回来了,我好温柔地亲了她一下,然后取了所有首饰和金钱扬长而去﹗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