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楼小说网
http://www.zczsjc.com

母亲的两片肥厚阴唇

我今年十六岁,我的家是单亲家庭,十岁的那一年,父亲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我的母亲有着东方女人少有的高大身材,虽然年已四十岁,但却保养得宜,诚然是一个成熟性感的丰满中年美妇人,兼具成熟女性韵味与慈祥母亲的美艳面孔,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长的千娇百媚。

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一飘一转的能勾人魂。

母亲腰肢细小,以致胸部和臀部特别发达,看起来曲线幽美至极,凹凸玲珑的身段肥瘦适中,浑圆而结实,充满成熟妇人的性感韵味。

尤其胸前一对高耸丰满的大乳房更好像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一对肥大浑圆的粉臀,好圆好有肉,一双肥胖白雪的大腿浑圆丰满,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

母亲那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浑身有着一种中年妇女成熟性感的美,散放着母性的媚力。

象母亲这种成熟丰满的性感中年妇女,对于一个刚刚发育的青少年来说,是最好的意淫对象,尤其对于我这个朝夕相处的亲生儿子来说更是这样。

母亲当我是一个小孩子,根本不存在避忌,在家里经常穿得很随便,甚至可以说放任,穿裙子她一定走光,经常抬高脚搽脚甲油。

裙下一双丰腴白晰的美腿暴露出来,雪白丰满大腿深处有细小三角裤的裤裆,细小的内裤包裹住肥厚多肉的小穴,前面条缝明显把内裤扯紧到分开两块,圆卜卜。

可以清楚地看到母亲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这一切都令我心痒难耐,惹得我全身发热,勃起的鸡巴就几乎快要穿裤而出。

有时母亲冲凉之后穿着半透明的睡袍,没穿胸罩,两粒乳头忽隐忽现,荡来荡去,真想一手握去,同时母亲还养成了弯腰令她的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习惯。

我从她那宽松的衣领里面看进去,发现母亲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弹得破,正晃攸攸的荡来荡去,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乳晕所透出来的颜色。

红红黯黯的,乳晕上像葡萄般挺立的奶头让人垂涎欲滴,两乳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太动人了!虽然不能真个消魂,但是大饱眼福也不错了。

有时母亲冲凉的时候,忘记拿换洗的衣服,就光着身子走出来拿,我坐客厅看着光着身子的亲生母亲居然有些性冲动。

母亲很开放,父亲过世之后,她没有再婚,后来她告诉我这是因为她性欲太旺盛的原故,一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她,过了一段狂野的日子,频繁地和男人约会,有时甚至把男人带回家,让我出去玩,他们就在里面做爱,有时太晚了,母亲不放心,就让我在客厅坐,他们不关门就在床上做爱,不管我就在外面偷看。

母亲总是喜欢和年轻的英俊小伙子出去约会,她在一个风月场所当妈咪,这给她提供很大的方便,但随着她年纪越大,这变得越来越困难了,母亲带回家的都是年纪大许多的老男人。

这天下午我就躺在床上睡午觉,隐约地听到隔壁传来一阵阵很奇怪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好像很痛苦但又好像很爽快,我本来以为是作梦,但是当我确信完全清醒的时候,我依然可以清楚地听到那种声音。

我起身,来到母亲门口,声音变得比较清楚,男女急喘的声音交杂着斗大的汗水粒,我小心地推开房门,一看之下,不由得我的心卜卜乱跳,原来母亲正一丝不挂地和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地搂成一团,和那个乌黑的男人比较之下,母亲的肉体显得特别洁白细嫩。

母亲的性感肉体仰卧在床上,双腿向左右分开,很舒服的眯着眼睛,粉面涨的腓红,头部急速的向左右摇摆,胸部像波浪似的起伏,那个男人趴在母亲双腿中间,紧紧抱着母亲的屁股,拚命地前后来回挺动,我所听到的声音就是母亲口里所发出的声音:

“啊……好爽……我快要受不了了啦……啊……用力啊……我可以感觉到你的大肉棒……正在摧残……我的小穴……啊……”

母亲的脸涨得鼓鼓,像红透了的苹果,在男人急速的扭动与冲刺下,像哭泣的呻吟声不断上扬。得意非常的男客,似乎有虐待狂似地,他低下身来,手捏紧母亲彭胀硬挺的乳房,开始用舌尖舔弄、吸吮,左右揉钳起来。

只见母亲不安的身体一直扭动不安,好像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般,双手紧紧握住男人的手臂,两体不停地蠕动着。

由于身体扭动不停的绿故,插入秘穴内的男根,很快地又突出来,男人重新调整好目标后,用力地再次插入母亲的秘穴里,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的搓送着,前后上下左右地摇摆臀部,一进一缩的肌肉运动,频频发出母亲悲鸣的声音,神秘又性感的交合处,不时有噗哧的声音传出,赤裸的男女正忘情地陶醉在肉欲的温柔窝里。

但是激情中的男女不忘随时提高警觉,我悄悄开门的声音已被发现了,那个男人停止动作,抬头看着我不知所措说:“咦,这是谁啊?”

母亲回头看着我微笑说:“这是我儿子,叫小俊。”

“喔……原来你已经有个这幺大的儿子了,是小俊啊!其实你儿子也已长大了,让我来教你看最棒的做爱……”

露出淫笑的男人,将他赤红直立的阳具从母亲的肉穴拔出来,同时将母亲的臀部高高抬起,分开母亲的大腿,将母亲的肉穴现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