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楼小说网
http://www.zczsjc.com

女友、诱姦、现场秀

              (一)Pub

  这真是一个特殊的夜晚。

  心怡以前的高中女同学小娟打电话来,约她到她在那家Pub做调酒师的店
里,说是要请客,其实是想炫耀她的调酒特技。没有去过那种地方的心怡心里有
点怕怕的,于是打电话约她的男朋友维雄一同前往,但是维雄说跟别人有约,无
法陪她,她赌气的告诉维雄说,如果在那种地方被男人盯上旁边没有护花使者的
她,请他不要后悔。虽没去过那种地方,但是既然不用花钱,又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她毅然决然只身前往。

  维雄今晚其实并没有事,只是他前几天在网路上看到一则广告,说有现场
爱的表演,是两勐男对一美女,而且强调他们所找的女孩都是非职业的,只是为
了捞一点外快才做的,甚至有的还是女学生。

  在这麽大的诱惑之下,维雄与他们联络上,本来还怕自己会受骗,但是对方
一再保证物超所值,人数有限,而且不须预付,只要到现场再付钱,所以他们之
间已经谈好了,正好就在今晚,而女朋友心怡临时才告诉他的事,他当然不愿意
去。

  想想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天,他哪捨得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平常有机会
想跟她做爱时,她都推三阻四的,大概四次里她才会答应一次。虽然她的处女初
次是给了他,但是从第一次做爱到现在为止,她的反应都不热烈,他甚至怀疑她
是否性冷感呢!

  而这次的真人秀使维雄充满了强烈刺激的好奇心,从没有看过的他,一直想
看看别人做爱是什麽样子,尤其广告说是两个勐男对一女,他更想看看那个女的
会是什麽样的感觉,如果把那个女的换成他的女朋友心怡,她是否还是一样冷冷
的呢?

  这时心怡已经来到了这家Pub,坐上吧台椅子,在一阵寒暄之后,小娟秀
了一手调酒特技,并请她一杯「神农特攻队」的鸡尾酒,甜甜的,有点像水蜜桃
汁,蛮好喝的。

  她一面与小娟聊天,一面听着乐团演唱。过些时店里突然来了一通电话要小
娟立刻请假回家处理一重大事情,小娟立刻又调了一杯酒给她,要她在店里先看
看乐团,等她回来再好好聊一聊。

  其实今天阿浪与阿兴来这家Pub就是专门为了晚上现场秀找女主角,因为
每次都跟那些从事特种营业的女人表演,都快腻得举不起来,他们跟老闆讲好,
如果他们自己找到女主角就用他们的,如果找不到才只有用原来的,只是如果原
来的不用的话也要付一半钱,他们讲好愿意从他们的钱中扣除。为什麽他们愿意
这麽做?因为每次与那种女人表演做爱只是他们的工作,这次他们不只是工作的
表演,更是他们的兴趣,所以他们挑的女孩一定是要自己很喜欢的,而跑了几家
Pub之后才发现眼前这个可爱清纯的女孩。

  就在小娟离开五分钟之后,自称阿浪与阿兴的两个男生分别坐到她左右与她
搭讪,这两个男子块头小小的,大慨只比她高三、五公分而已,瘦瘦乾乾的,脸
孔长得是獐头鼠目,不但丑,且土得没有一丝丝的气质,心怡根本懒得理他们。
但是人家也点了酒,也有权坐在吧台椅上,心怡以轻蔑的眼神对付他们的搭讪,
却仍没能赶走他们,气不过,只好藉故上洗手间待他个十几分钟才出来。

  当她一离开座位不久,阿浪就把无色无味,俗称强姦药的FM2偷偷地融入
心怡的酒里,然后就离开吧台到另一漆黑角落站着。

  心怡出来之后发觉那两个臭男人已不见了(至少不在吧台附近),这时她才
放心的坐回去,高兴之馀一口气将眼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才过了五分钟,不会喝酒的她已是面颊红润,虽有酒意,但是神智却还算清
楚,只是身体懒洋洋的不听使唤,她还在奇怪这种酒怎麽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时,
她的身旁又回来了那两个臭男生!

  她用惊悸的眼神看着他们,想叫他们滚却说不出话来,想离开吧台却是全身
无力,一咕噜的从高高的吧台椅子上跌了下去,正好被阿浪阿兴左右接住扶回椅
上。他们说要送她回家,心怡当然不肯,可是却无法表达,所以别人都以为她与
他们是原本就认识的,只是现在她喝醉了,有认识的人送她回家不是正好吗?

  于是心怡就被阿浪与阿兴一左一右夹着腋下走出Pub。

  其实在阿浪的车上后座,她还是蛮清醒的,阿浪在前座开着车,后座的阿兴
一直有意无意的把手放在她身上,她很气,但是却更气自己无力反抗,只能从喉
咙发出一些连她自己都听不懂的呓语以示抗议。

  「等一下可千万别猴急啊!」开着车的阿浪突然表情凝重起来说着。

  「为什麽?你不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