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楼小说网
http://www.zczsjc.com

不知不觉中换了妻

  说到换妻,我和我妻子仅仅是在网上听说过一些,开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认为这些拿自己老婆或老公给别人玩,简直就是一群变态者,非常鄙视。后来经
常看到有这样的消息在社会中流传,久而久之,也就见怪不怪了。但我们俩谁也
没想到,这种换妻的游戏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发生到了自己身上,从此改变了我们
的观念,对换妻这一游戏有了新的认识。

  我和妻子是一对户外裸拍爱好者,经常出没于荒郊野外、深山密林,甚至在
深夜跑到公路上拍摄裸体的写真,拍摄的题材主要是妻子在野外的裸体写真,有
时我也会脱光了衣服和妻子站在一起拍几张裸体合影。

  由于担心白天会有人出没,我们的裸体合影只在深夜创作,合影并不是那种
两个人一丝不挂的站在一起呆板的表情,而更多的是摆出大量淫荡的姿势进行自
拍,甚至还边做爱边拍下野外性爱的场面,非常刺激。

  但是我们这种自拍野外性交的写真非常不方便,一面要做爱,一面还要摆弄
相机,很是影响情绪,严重时阴茎都不能完全勃起,而且由于相机固定不动,拍
出来的照片经常不是不清楚,就是人物从画面中偏移很多,常常拍完后回到家中
一边观看创作的效果,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要是有个人帮我们拍就好了。」

  没想到的是,这句口是心非的话竟然在某一天实现了!

  记得那是八月的一个深夜,我和老婆决定到野外来一场自拍加野战,于是我
们驱车来到了郊外的一处森林公园,驶入密林深处,在一条小路边停下,关了大
灯。我和老婆在车上很快的脱光了衣服,带上手电筒、三角架和相机,仅仅穿了
一双拖鞋下了车,轻轻的关上车门,我俩便一前一后的沿着路旁的羊肠小道走进
了森林……

  四週一片漆黑,寂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似乎都能发出很大的响声,我俩蹑手
蹑脚小心翼翼地往林中深处走去,生怕发出声响而会招来远处护林人的狗叫。走
了大约三百多米,突然在不远处的前方一道白光闪出,紧接着又是一道,在漆黑
的夜里显得那样的明亮。伴随着闪光隐隐的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俩吓坏
了,立即停下脚步,愣在那里,仔细地向前张望着。

  第一道白光闪过之后,我还以为是天上打闪电了,第二道闪光之后,长期摆
弄相机的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有人在拍照!拍谁?难道看到我们后拍下了我俩一丝
不挂的镜头?不会,这麽远靠闪光灯是拍不清楚的!前面密密麻麻都是树木,我
睁大双眼也没看到前面的人影。

  就在这时,又是几道闪光,隐隐的又传出说话的声音,而且好像是个女的!
我妻子凑到我的身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前面有人,我们快走吧!」我尽
量压低嗓音说:「你在这别动,我去瞧瞧怎麽回事。」说完没等妻子反对,我便
脱了鞋,光着脚不发出声响踩着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往前走去。

  这时,前面的闪光又开始了,一连闪了好几次。我越走越近,绕过一个土堆
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站在两个人,还听到一个女人轻轻发出笑声。接着前面的闪
光灯又在闪了,藉着反射回来的刺眼闪光,我看清楚了,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一丝不挂的赤裸站在那里,每闪一下,似乎那个女人就换了一个姿势,竟然是那
个男的正在给女的拍照。

  『原来是这样,看来也是同好啊!』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暗喜,好奇心也越来
越强烈,我倒要看看这对男女是怎样在玩。

  就在这时,我老婆也蹑手蹑脚的跟了过来,轻轻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大
跳,不由得「啊」的一声。这一声叫顿时惊动了前面那对裸体男女,那男的迅速
转过身朝向我这个方向,问了一声:「谁?」好戏是看不成了,我只好压了压那
颗紧张得「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轻轻答了一声:「是我。」

  「干什麽?」那男人紧张的又问了一句,透过星空的微光,隐隐看到那个女
的蹲下身子缩成一团。

  「呵呵,我们也是来拍照的。不好意思,打扰了。」到了这个份上,我只能
实话实说了,尽量缓和着气氛,又往前走了几步,和那个男人距离保持了大约三
米停下。我的妻子紧紧地躲在我身后,十分紧张。

  隐隐觉得那男的弯下腰在地上摸索着什麽,我顿时有点紧张起来,我以为他
会拿石头什麽的要跟我拼命或是自卫。突然,一道手电光从那个男人的位置发射
过来,照在了我的身上,我妻子紧紧躲在我背后,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似乎那个男人从我俩赤裸的身体和手里拿着的相机、三角架上明白了什麽,
口气缓和了下来:「哦,你们也是拍这个的啊!」

  「嗯。」我轻轻的嗯了一声,接着说:「打扰了。你们继续拍吧,我们到别
处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