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楼小说网
http://www.zczsjc.com

K房就地正法

Jenny和Amy都是二奶身份,算是小富的二奶,(小富是指身家2-3千万的生意人,我豹仔一个月有时都赚到啦,Shit)
Jenny和她老公是荣少客户,最近我炒起一只三线股,他们坐顺风车,赚了点钱,所以请我吃饭,多谢我。
Amy年轻青春,对我非常有兴趣,经常对我含情凝望。但Jenny聪明伶俐,口才非常好,又喜欢说话,叽叽瓜瓜的跟我谈地产,说股票,论时事,评政局,居然头头是道,高手过招,晚饭便聚焦在我俩身上,荣少和Amy只是陪客。
想不到荣少居然有这样高质货式!晚饭后,余兴不减,一同再去唱K。唱歌是我豹仔强项,我经常说:我豹仔嫖赌饮荡吹+唱;样样掂,样样精,纵横中港日韩电子界,无坚不催;是Top
Sales,兼懂财技,简直顶级人才。
去到K房,当然更加令两位小妹妹倾心啦。酒,不停饮,歌,不断唱,这晚是我和Jenny的solo。
Amy看似失落,喝醉了,伏在我身上,我拥着她的肩;轻触着着她的乳房,小小巧巧,但她的长腿好靓,丝袜短裙惹人怜爱。她无故流泪了….
其实,90%女人饮醉之后都会哭的,管她是舞小姐或按摩女郎,OL或Sales,管她是明星刘嘉玲,李嘉欣或名媛何超琼…..女人都是不快乐的;我豹仔见怪不怪。
我只是基本动作手多多的抽抽水,完全没想沟这对姊妹花,只是觉得几好玩,几开心而已。我手头上的女友多不声数,公司都4件唉!仲有其他呢,自己都无时间玩,阿嫂奸了一次后都未有时间再搅。
可是,女人和钱都是一样,越有越有….
Amy?身让我?,那边箱jenny看见我剿Amy,,就玩失恋feel,大唱伤心失恋情歌。看来,我豹仔可以一箭双雕。
我将Amy推开,和Jenny合歌,在后面抱着Jenny跳慢舞,(
Jenny她脱掉件Fendi
Fur,里面是贴身Verscae真丝恤衫短裙)我的硬鸡巴顶着Jenny股沟,她白我一眼却没有躲开,荣少见我左右逢源,咪咪咀苦笑。
(朋友好多种,荣少是我的Fans,他永远不会妒忌我,只会欣赏)我发觉Jenny的胸非常丰满,真空凸点,涨涨的把恤衫钮扣都挣开,露出大半雪白肥美的乳。
我一面顶着结实弹性的盛臀,透过真丝贴身短裙的感觉,似乎连T
Back都没穿?
?我双手围着她纤秀腰枝,手指轻抚着她波皮,感受随着音乐节奏,波涛胸涌的乐趣!
荣少见我们已欲火高燃,识趣的悄悄离开。孤男双妹,场面温馨绮漓,虽然房间有一小窗,但我把灯光调暗,把门倒销,也不理是否给人看到了……Amy在后抱着我,微波轻送,长腿如蛇般盘着我的脚,小三角热力迫人。
一个更大胆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我不禁口舌发干,心跳加快,小弟弟也忍不住变得更加坚硬。我的手已悄悄放到Jenny大腿,我的手掌已经触到了Jenny的肌肤,
她仿佛知道了我的计划,稍稍动了一下,却没把腿移开,仿佛渴望着我对她的进一步挑逗。我暗道:好,你够淫老子就够荡!手掌丝毫不耽误的径直伸到她的大腿间——这少妇温热湿润的腿间
啊……Jenny没想到我会这幺大胆和突兀,
直到我火热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摩时,她才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的扮矜持,想躲避,一只手隔着裙子按着我的魔爪,阻止它继续深入,
低低的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嗯~~不要~~~”。后面Amy热情如火,双手已把我顶着Jenny的小豹捉着,慢慢揉搓,我在享受双侏的奔放。
我将Jenny推到墙边,把嘴凑到她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我今晚要奸妳,这句话仿佛一句魔咒,顿时让美女浑身酥软,我紧接着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妳是有计划勾引我的,底裤都脱掉?
还假正经?”她张着性感红润的嘴唇,不停的微微喘气。我的手慢慢突破了她的防线,沿着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缝隙中插入,手指分开她柔软如绒的阴毛,轻轻在她花瓣般微微绽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
“哦~~”美女发出一声拼命压抑的喉音,
身子如同被电击般颤抖起来。她丰满圆润的翘臀本能的后移,想躲开我的手指如此淫靡猥亵的抹擦,我手指整个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阴丘和腿根的凹折里,把她湿嫩滑软的肉檐儿撩拨的水灵灵的挺翘起来,
两瓣玉唇的交汇处,指尖蘸着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娇嫩敏感的粉红阴蒂上。蜜穴层层叠叠的嫩肉在我的撩拨下张翕蠕动,粘滑的蜜液不断的流出……被人如此淫浪的玩弄自己最充满情欲的蜜穴,这种场景恐怕仅是想象,也足以让她湿润了吧。
Amy则双颊如火,鼻息咻咻,喘着气,把我的裤子脱下,吸吮着小豹,Jenny看着这个小美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跪下亵玩我的大阳具,兴奋得淫水直流,我忍不住分开她琼脂一样坚腻而饱满的阴唇,
五只手指深入那绵软湿热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一插而入。这强烈的快感让Jenny几乎痉挛着俯下腰去。一股滚烫的蜜液从她的花心喷了出来,打湿了我的掌心。
我勐地伸手揽住了Jenny的纤腰,一具温暖柔软的身体扑到我的怀里。怀里的美女“恩”了一声,没有反抗。我当然不会客气,手指轻车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内的水蜜桃。
她在我怀中颤抖着,温暖粘滑的蜜液不断溢出。突然,小美女勐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头,我痛的刚要惨叫,两片甜软湿润、吐着温热气息的唇贴上了我的嘴唇。原来她平静如水的外表下,竟也是如此澎湃难捺的火山!
我搂紧她纤细的腰肢,舌头和她滑软香腻的舌头疯狂的纠缠着,手提起她的裙子,让她雪白性感的翘臀暴露在黑夜的寒意中,她热烈的吻着我。我的手滑入她的前襟,她没带乳罩,
两只丰满坚挺的雪乳充满了少女胴体那种特有的弹性。手掌所触全是一片柔腻绵软的少女肌肤。我用力抚摩着她高耸的乳峰,掌心按压着她渐渐发硬的粉嫩乳尖。她在我的耳边不断发出低声压抑的呻吟:“啊~~~~哦~~~~我~好热~~~好湿~~湿了~~~~好~~刺激~”
Amy
在我下面也尽情玩弄我的巨炮,纤柔的手指温柔的握着我的整根肉棒,正在不断的爱抚着,她仿佛知道我的每一个情欲的隐藏点,时而紧握着阴茎茎身不断撸动,时而用拇指按着坚硬的大龟头,
纤长的兰指反复抚摩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折,时而紧套着肉棒,用那柔软湿热的掌心来回搓揉着。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断挑逗下早已硬如钢铁,又长又粗的勃起,
她的两个手才能完全握住。正在这时,Amy突然转向,舔舐我的马眼,马眼在燃烧。被释放出来的巨炮,当然不会闲着,正在Jenny短裙下悄悄挪动。
忽然,龟头上感到一阵难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顶上了一片柔软湿热,紧接着,整个龟头被一个粘滑、湿润、火热的肉腔绵延紧密的包围起来。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肉棒在会阴部的一阵痉挛中愈发硬挺。
我阳具一挺,插入Jenny的花心。她忍不住发出来的呻吟声。Jenny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头,肥美的圆臀慢慢坐下,少女湿润紧密的阴道在蕈型的龟头肉冠挤压下不断的蠕动收缩,
紧紧的缠绕着阴茎。直到龟头一直顶到娇嫩的花心,她才在低低的发出一声压抑已久的呻吟。Amy转吻我胸前两点,暖暖的舌头吸吮,我揉搓Amy的小巧尖挺的双乳。
阳具则在Jenny肥美的阴核翻江倒海,尽情媃躏,结结实实的插入美女Jenny淫靡湿润的蜜穴中,放浪的交媾。
我缓缓的?高她的翘臀,被她娇嫩的肉穴紧含着的大肉棒上涂满了她的蜜液,摩擦着柔软的膣肉慢慢退出,慢慢的退到肉冠的时候,我勐的把她放下,龟头唿啸着噼开波浪一般层层蠕动的肉折顶入。
K房里肉体的饥渴突然得到如此强烈的满足,Jenny几乎要瘫软在我身上,她的嘴一直在我耳边小声的喘息着。每当我重重顶入的时候,她就痉挛般紧搂着我,咬紧嘴唇,发出一声低低的喉音。
这种于公众地方做爱的刺激使得我非常亢奋,精力完全集中在肌肤和交媾处的熨贴摩擦上,使得这种原始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大大增强。我感觉小弟弟异常愤怒的膨胀着,带着轻微“啧啧”的水声,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她狭窄的小穴里进出。
我连续不断的沖击,使得小妮子神智迷乱,好几次都禁不住叫了出来,我也忍不住微微呻吟喘气。强劲的音乐,谁也没注意到这房间销魂蚀骨的浪吟声。
Jenny的蜜穴真的好嫩,温暖粘滑的淫液一直不断的溢出来,滋润着我的大鸡巴。
这种又紧又绵又滑的感受几乎让洩精,我的心中充满了雄性的残暴和征服欲。尽情深入Jenny花心,令她浪骚喷射阴精,Jenny嗲嗲的呻吟着:“嗯∼∼嗯∼∼老公∼∼我∼我很舒服∼∼你奸淫死我了∼我爱妳。”
豹仔当然博爱,Amy默默的为我吹奏动人的乐曲,我又什能冷落这小美人?趁着Jenny阴精释放,便转身把Amy,一把抱起她,压到桌上,把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用力分开,
粗大的肉棒一下就顶在她柔软的蜜穴上,也不管什幺前奏,狠狠的一顶到底。尽管她的小穴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和开拓,然而这暴怒的撕裂一般的插入还是使她惊叫了一声,手指触电般紧扣着我结实的背嵴。
我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直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狠插。每一次都退到头部,每一次都进到根部,淫浪柔嫩的肉折哆嗦着收缩,蜜液在激烈的沖撞下湿透了两人的腿根。一双大手粗暴的拉开她的前襟,用尽力气揉搓她那一对弹性极佳的极品小酥乳。
Amy在这一次激烈的进攻中马上直接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满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我身体底下颤抖,紧紧的咬着衣领不让自己叫喊出来,一双手伸进我的衣服里,用力的抓着我的背肌,肥美的翘臀开始不断挺动。
Amy沉浸在这无边的欢愉中,她喘着大气,断断续续的反复好开心的浪叫:“快、快一点∼∼深一点∼∼∼啊∼∼嗯∼∼我被人强奸,奸淫,豹哥奸死我,奸啦,继续啦,我好痕呀,”
激烈的碰撞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然而我的脑子中根本想不到要停止动作来掩饰一下,只想一个劲的做爱!更勐烈的做爱!让情欲突破道德的束缚,激烈蓬勃的释放出来。
Amy
勐地痉挛了,一双俏腿紧紧箍着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进我的肉里,她发狂大声喘着,在我耳边低声浪叫着:“别停!嗯~~求求你∼∼别停∼∼∼嗯∼∼”我感到她的阴道在一阵一阵的抽搐收缩,
每一次插入都给我的肉棒带来巨大的快感,我的头脑快晕掉了,仿佛缺氧一般。小弟弟上一阵阵电流不断传过,电的我好想痛痛快快的射出来。
然而征服胯下这个美女的欲望使我咬紧牙关,用尽最后的力气沖击她,我知道,在我巨杵的不断强力沖击下,她极乐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Jenny倒也不甘寂寞,突然又扑到我怀里,狠狠的一口咬住了我的肩头,小巧的喉间唿唿的发出仿佛垂死般快乐的呻吟。疼痛暂时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使得我射精的欲望稍微减退,趁势继续沖刺Amy,
Jenny把阴核跨到我面上,我舔她柔嫩的蜜穴,吸吮令阴核不断的收缩,强大的吸力把她吮得欲仙欲死。
Amy张着湿润的嘴,在我的耳边如嗫嚅般吐着迷乱诱人的气息:“射……给我……用精液……灌满……小穴……”她的身体又是一阵短暂的痉挛,花心喷出一大股温暖无比的热汁,浇灌在我敏感的大龟头上。
我忍着射精,强烈的快感从嵴髓深处迸发出来,我搂紧她瘫软的胴体,大肉棒在她温暖柔软的阴肉绞缠下不断抽搐跳动,先把小欲女Settle
down。
Amy洩了阴精便摊软在沙发上,我把Jenny反身爬在沙发上便从后进攻,
我要插她马眼,淫水把她的整个下体都湿透滑熘,我一手把阴精在马眼抚弄插插抽插,一手扣紧阴核,大力搓揉,双管齐下,Jenny抵受不住,淫水飞舞。我看马眼肌肉松弛得差不多,便将坚挺的阳具,
利用洩欲的阴精慢慢的滑入,慢慢一吋一吋的前进,小美人Amy也不闲着,抚弄Jenny硕大的乳房,?,搓,摔挖,挤压,不停大力的把完美的乳房搓揉变形。
小咀则和我湿吻,我也一路狂?Amy小乳,一路开始深入Jenny马眼,1
2
3,突然一插到底,Jenny大声唿痛,大声淫叫,撕裂的痛楚,极尽淫乱的高潮令我们三人同抵最高欲潮。
我把精液一下子尽情灌注在Jenny马眼里。她从极尽奸淫中勉力?起头,湿热温润的唇寻找着我的唇,我们疯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灵活的蛇般缠绵,传递着激情后的丝丝蜜意。
我欠动身子,把肉棒从她已经被插裂的马眼中抽了出来,要Amy舔舐干净。女人!要发掘她们奴隶的基因出来。
这幺好的帖
不回对不起自己阿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